国产动画片的春日还远呢,国产动漫还需多少个

作者:休闲生活

最近,电影《大鱼海棠》火热上映,凭借细腻的制作与唯美真挚的情感表达,受到不少观众好评。这部让观众等待了12年国产动画电影上映之后便掀起狂热的观影潮,一部分人是为了让自己12年的等待有个交代,一部分是被唯美的画面和灵动的音乐所吸引,与去年同期上映的《大圣归来》,两部“大”字头电影被冠上了“国漫崛起”、“国产文艺复兴”的帽子。然而,目前仅仅是“大圣”和“大鱼”的票房胜利并不足以证明动漫产业的崛起,被誉为“国产动画标杆之作”的《大鱼海棠》在日益挑剔的观众眼中还依然存在诸多不完美。

这个夏天,国产动画片上演逆袭奇迹,《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已上映一个半月,至今还未下线,总票房突破9亿元,创造内地影史动画片新纪录。而在影迷聚集的豆瓣网,该片的打分更是高达8.5分,口碑名列近年来国产片前茅。 大圣归来之后,今年暑期还有黑猫警长归来,漫画人物桂宝登上大银幕,一时间,国产动画片变得格外活跃。更多的动画电影人、投资方也在蓄势待发,用一个动画人的生动说法是:前几年动画人的心都凉透了,现在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大圣归来给成人动画带来信心 大圣归来火爆背后的产业冷思考 《大圣归来》上个月公映后,曾经出品《魁拔》系列的青青树动漫公司CEO武寒青和导演王川特意买票去影院观摩,出来后格外激动。武寒青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大圣归来》树立了中国3D动画电影新标杆,是国产动画片的分水岭,成功实现市场完美破冰。以前的国产动画片大多是给儿童看的,成年人不习惯看动画片,而这次证明成人观众也爱看,让动画界同行看到了希望。 青青树动漫公司的员工们,也备受《大圣归来》鼓舞,现在都干劲十足,感到国产动画片的春天就要来了。在成人动画电影的道路上,青青树有过一番辛酸的先行者经历。他们推出的《魁拔》系列,跟《大圣归来》的定位追求是相似的,然而一再遭到市场的残酷碾压。《魁拔》系列电影自2011年至2014年,先后上映三部,因其制作精良,被称为国产动漫的里程碑,但内地票房均惨遭滑铁卢。这极大打击了公司员工的积极性。 武寒青还清晰记得,当初《魁拔》上映时,很多影院经理对国产动画片根本不感兴趣,在试映会上,有的院线经理在睡觉,有的则中途退场了。公司发动上百位员工进京城影院推广,现场劝说观众看《魁拔》,却遭到不少白眼。原来我们感到很迷茫,真是心都凉透了,花了很多功夫都付诸东流。有的员工就转行了,还有的出国了。她坦率地说,这次看到《大圣归来》也能被市场接受,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动画片的创作热情又被调动起来了。 在《大圣归来》的强大逆袭面前,影院经理也受到了教育,对国产动画片的排片明显改变了过去的偏见。比如,《黑猫警长》和《疯了!桂宝》上映后,首日排片超过全国总排片场次的10%,这样高的比例在以往国产动画片中几乎见不到。院线的态度有很大改善,观众对国产动画片的认知也变了,市场环境好多了。武寒青直言,这就让动画公司敢于做高品质的影片。《大圣归来》以高品质的视觉特效制胜,正在制作的《魁拔4》也准备追求惊人视效。 80后动画导演梁旋正在制作《大鱼海棠》,这部动画片的创意从诞生至今已经过去10年。当时21岁的梁旋和好友张春一起创作《大鱼海棠》。从2008年开始,梁旋耗时三年打磨剧本,并完成近20分钟的电影制作。影片片段在网上曝光后,得到网友的一片赞誉。然而,之后因融资不顺,《大鱼海棠》项目暂停。暂停的原因是,其时的市场环境接纳不了这种高投入的国产动画片。梁旋认为,现在《大圣归来》开了一个好头,市场不会再埋没好片子。《大鱼海棠》重启制作后,他在画面、音乐等方面希望做到极致,决不疏忽任何一个环节。 在成人动画片道路上,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也是一位先行者,他拍的《兔侠传奇》首次尝试融入中国功夫,结果却叫好不叫座。他夸《大圣归来》的定位偏成人化,画面很有想象力,满足了青少年观众的需求。孙立军正在制作一部科幻动画片,花了三年时间磨合故事,想在成人动画类型上再闯一条新路。在他看来,如今市场已经能容纳这类动画电影,可能未来不久就会涌现10亿票房的动画电影了。 2 3 国产动画是否去低幼化 国产动画的成长与烦恼 低幼动画片集团军又杀回来了!满场除了孩子笑就没有动静了,真想离场,但是自己挑的电影,睡着也要看完。《黑猫警长》《疯了!桂宝!》上映后,一些成人观众抱怨,好不容易因《大圣归来》对国产动画培养的感情,又被磨掉了一点。这两部动画片的票房没有达到片方预期,口碑也不算好,又掀起了观众对低幼动画片的反感。 《大圣归来》创票房纪录后,国产动画去低幼化的呼声空前高涨。这让《黑猫警长》的导演于胜军有些不平,感到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认可。老版《黑猫警长》是一个科普片,是用警察抓小偷的外壳传播科普知识,黑猫警长是一个森林卫士,强调角色的动物属性。在新版大电影中,于胜军有意做了很大的改编,黑猫警长变成一个超级英雄,其他角色也都拟人化了,不再强调动物性。 今天要是还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故事,就没法跟观众对话。于胜军说,中国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很少,孙悟空、葫芦娃等都是古代角色,只有黑猫警长能跟当代观众对话,影片的市场定位就是70后、80后和他们的孩子,打造一部合家欢动画,希望能让观众找到童年的记忆。但于胜军无奈地说,从观众反馈来看,《黑猫警长》的定位确实不如《大圣归来》那样精准。 《疯了!桂宝!》的导演王云飞觉得很多小朋友喜欢自己的片子,有些成人观众的评价过于偏激。影片的定位就是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的受众群,没有覆盖到更高的年龄群,这也导致一些大人一进影院,看几分钟后就不再想看。王云飞抱怨,低幼如今已经成了动画片的一个贬义词,观众不要拿这部片子跟《大圣归来》对比,那样显得太不客观。 低幼动画片被负面化,于胜军直呼这不公平。全世界的动画片都以儿童观众为主,不能一味强调去低幼化,而是应该去低劣化,正是很多粗制滥造的低幼动画片糊弄儿童观众,败坏了名声,甚至连累了一些呕心沥血制作的动画片。于胜军就有一番惨痛的经历。在老友田晓鹏制作《大圣归来》的八年内,他也带领团队在做《我是狼》。这部纯手绘的二维动画,前后制作过程漫长而艰辛,整个团队画了80万张画纸,摞起来有六层楼那么高。影片去年上映后,在院线只放了三天就被撤下,沦为市场的炮灰。《我是狼》的画面品质很高,于胜军坚持理想,却没有得到回报。 在于胜军的眼里,其实低幼动画片很难做好,创作者不仅要懂动画,还要懂儿童心理学、成长学,而国内恰恰缺少这样的低龄动画片。很多动画人有点迷失了方向,像《熊出没》就充满了暴力情节,并不符合儿童心理成长规律。 最近孙立军走川藏线做公益志愿者,给藏区12岁以下的孩子放露天动画片,孩子们看得特别开心。他觉得现在大家只看《大圣归来》的票房数字,光谈动画片要去低幼化,有点矫枉过正,不能忽视孩子们对动画片的天性需求。 而在蒋勇看来,动画电影跟电视动画毕竟不一样,家长需要陪同孩子观看,动画电影从低幼转向合家欢风格,这是全球电影的发展趋势,好莱坞动画能够所向无敌,恰恰在于把握住了动漫电影取胜的关键合家欢风格,中国动画电影想要做强,也必须摆脱长期以来的低幼化怪圈。 1 2 投资热钱涌向动画电影 青青树魁拔电影的哀与乐 《大圣归来》空前热卖,其投资方中却见不到大影视公司的身影,原来,几家大影视公司都不愿冒风险,有的甚至中途退出了投资。可是,见到《大圣归来》大卖之后,投资公司对动画片立刻热情高涨,到处寻找有实力的动漫公司求合作。青青树位于望京科技园的办公楼最近就变得热闹起来,好几家上市大影视公司都登门谈合作,原来在隔岸观火的金融投资公司也扑腾进来,希望找到投资项目。武寒青笑道,现在投资方有信心投国产动画片了,像青青树的《魁拔》《狠西游》《狠水浒》等系列项目也炙手可热,计划先后开发成游戏、漫画和大电影。 国内几大影视公司中,光线传媒抢先一步布局,目前已投资了《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十月文化以及梁旋的彼岸天等动漫公司,还一口气公布了近十部动画片的名单。光线传媒原来只有三四个人负责动画片,现在已经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彩条屋影业。两年前我们就觉得动画片会发生巨大变化,因为有一批人在憋着一股劲儿做动画片,所以我们就提前布局。彩条屋总经理易巧说。 易巧亲自去拜访有潜力的动画片项目,寻找可合作的导演。我们看动画片能不能直接打动人心,还要看导演对动画片是否有坚持,愿意吃苦耐劳。他举例,《大鱼海棠》的导演梁旋很能吃苦,坚持做动画,甚至不为赚钱去做动漫游戏,这样的动画人就值得信赖。在大影视公司介入后,这些动画导演不用自己掏腰包垫钱,可以静下心来做作品,也不用担心宣传发行等事务了。易巧信心十足地说,只要公司投资的动画片项目能有一半成功,就已经达到预期了。 以前投资一部动画电影,两三千万元的投资额,已经算很高了。青青树的一部《魁拔》当初投了3500万元,被行内人士骂作神经病,因为根本收不回成本。现在形势一下变了,动画片票房纪录破9亿,投资亿元的动画片完全可能了,像《小门神》就投资过亿。目前国内一部动画片投资两亿元,已经完全有可能收回成本。在电影市场研究专家蒋勇看来,只有高投入的资金,才可能做出高品质的动画,像迪士尼的动画片很厉害,舍得投入是一大原因。 对于动画投资一片火热的景象,《黑猫警长》导演于胜军等人也有些忧虑。他觉得田晓鹏孤注一掷制作《大圣归来》,就像是一场赌博,这样的国产动画片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没法当成一个模式来复制。更让他担心的是,田晓鹏做这个片子花了八年,很少有投资人愿意给动画人八年时间去做一部片子,我们都被人要求一年到一年半,就要做一部作品,没有选择。而好莱坞动画片品质高,是因为四五年才打磨一部,没有时间就根本出不来好东西。 孙立军十年前做动画片《小兵张嘎》,找投资非常困难,只好自己掏十万块钱才硬撑下去。现在找投资容易多了,他想做的动画项目,数量已经排到退休的时候。但他也坦言,现在影视公司一窝蜂投资动画导演,太不正常了,毕竟动画片的风险很高,中国动画的技术研发能力还很弱,对软件的运用能力也远不如好莱坞。可以预见的是,明后年会出现一批西游题材的跟风之作,其品质可想而知。 1 3 这个夏天,国产动画片上演逆袭奇迹,《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已上映一个半月,至今还未下线,总票房突破9亿元,创造内地影史动画片新纪录。而在影迷聚集的豆瓣网,该片的打分更是高达8.5分,口碑名列近年来国产片前茅。 大圣归来之后,今年暑期还有黑猫警长归来,漫画人物桂宝登上大银幕,一时间,国产动画片变得格外活跃。更多的动画电影人、投资方也在蓄势待发,用一个动画人的生动说法是:前几年动画人的心都凉透了,现在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大圣归来给成人动画带来信心 大圣归来火爆背后的产业冷思考 《大圣归来》上个月公映后,曾经出品《魁拔》系列的青青树动漫公司CEO武寒青和导演王川特意买票去影院观摩,出来后格外激动。武寒青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大圣归来》树立了中国3D动画电影新标杆,是国产动画片的分水岭,成功实现市场完美破冰。以前的国产动画片大多是给儿童看的,成年人不习惯看动画片,而这次证明成人观众也爱看,让动画界同行看到了希望。 青青树动漫公司的员工们,也备受《大圣归来》鼓舞,现在都干劲十足,感到国产动画片的春天就要来了。在成人动画电影的道路上,青青树有过一番辛酸的先行者经历。他们推出的《魁拔》系列,跟《大圣归来》的定位追求是相似的,然而一再遭到市场的残酷碾压。《魁拔》系列电影自2011年至2014年,先后上映三部,因其制作精良,被称为国产动漫的里程碑,但内地票房均惨遭滑铁卢。这极大打击了公司员工的积极性。 武寒青还清晰记得,当初《魁拔》上映时,很多影院经理对国产动画片根本不感兴趣,在试映会上,有的院线经理在睡觉,有的则中途退场了。公司发动上百位员工进京城影院推广,现场劝说观众看《魁拔》,却遭到不少白眼。原来我们感到很迷茫,真是心都凉透了,花了很多功夫都付诸东流。有的员工就转行了,还有的出国了。她坦率地说,这次看到《大圣归来》也能被市场接受,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动画片的创作热情又被调动起来了。 在《大圣归来》的强大逆袭面前,影院经理也受到了教育,对国产动画片的排片明显改变了过去的偏见。比如,《黑猫警长》和《疯了!桂宝》上映后,首日排片超过全国总排片场次的10%,这样高的比例在以往国产动画片中几乎见不到。院线的态度有很大改善,观众对国产动画片的认知也变了,市场环境好多了。武寒青直言,这就让动画公司敢于做高品质的影片。《大圣归来》以高品质的视觉特效制胜,正在制作的《魁拔4》也准备追求惊人视效。 80后动画导演梁旋正在制作《大鱼海棠》,这部动画片的创意从诞生至今已经过去10年。当时21岁的梁旋和好友张春一起创作《大鱼海棠》。从2008年开始,梁旋耗时三年打磨剧本,并完成近20分钟的电影制作。影片片段在网上曝光后,得到网友的一片赞誉。然而,之后因融资不顺,《大鱼海棠》项目暂停。暂停的原因是,其时的市场环境接纳不了这种高投入的国产动画片。梁旋认为,现在《大圣归来》开了一个好头,市场不会再埋没好片子。《大鱼海棠》重启制作后,他在画面、音乐等方面希望做到极致,决不疏忽任何一个环节。 在成人动画片道路上,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也是一位先行者,他拍的《兔侠传奇》首次尝试融入中国功夫,结果却叫好不叫座。他夸《大圣归来》的定位偏成人化,画面很有想象力,满足了青少年观众的需求。孙立军正在制作一部科幻动画片,花了三年时间磨合故事,想在成人动画类型上再闯一条新路。在他看来,如今市场已经能容纳这类动画电影,可能未来不久就会涌现10亿票房的动画电影了。 2 3

日前,在新浪主办的“甩掉‘复兴’帽子,国产动画如何突围”新浪潮论坛上,《大鱼海棠》导演梁旋、张春,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易巧,微漫画CEO孙玉芊以及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院长助理、博士生导师、《姜子牙》电影项目策划人、制片人高薇华就国产动画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进行了讨论。

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国动画曾有过一个辉煌时期,木偶片、剪纸片等多种动画形式出现。之后《神笔马良》、《小蝌蚪找妈妈》、《牧笛》、《大闹天宫》《哪吒闹海》《九色鹿》等等作品,标志着中国国产动画的一个又一个丰碑,2000年以后,国产动画停滞不前,甚至开始“倒退”,再无有影响力的作品,知名度和票房较高的只有《喜羊羊和灰太狼》这样的低龄动画,成年人难以欣赏。虽然近几年也出现了《魁拔》、《龙之谷》等动画电影,但风格偏向日式或美式,缺少中国文化独有的特点。《大圣归来》的上映像是给国产电影打了一剂强心剂,上映前期并不理想的“大圣”凭借微博“自来水”的力量,加上其精良的制作和浓浓的中国风赢得了众多影迷的喜爱。

或许是由于《大圣归来》的成功,使得影迷对《大鱼海棠》抱有了更高的期待。这部电影2004年以朴素的Flash上线时曾惊艳无数人,12年间命途坎坷,迟迟不露真身,吊足了观众胃口。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电影上映后评论呈现出两极分化。

当天论坛上,微漫画CEO孙玉芊通过数据分析指出,微博用户对《大鱼海棠》的评价普遍有画面美,但是对剧情则存在一些质疑声。《大鱼海棠》的总制片人、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总经理易巧回应道:“动画电影的创作并非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以前我们也尝试过找编剧合作,但说实话动画电影很难找到编剧合作,导演的一些创作意图没能完全表达。作为投资方,我们也曾在‘迁就市场口味做一部不出错的作品’和‘一做部有锋芒有自我特色的作品’做过权衡,但是最终我们选择了后者。”

《大鱼海棠》的导演、编剧梁旋表示,“虽然我们是新的团队,但即使是成熟的团队也难以保证每一部作品都令所有人满意。没有几个人能像宫崎骏那样一个人完成一整部作品的创作,但是我们也不会放弃在试错中慢慢成长,慢慢培养自己的编剧团队,在实践中逐渐学习如何跟观众交流,希望自己的每部作品都能超越前作。”

这个阶段我们都是拓荒者,预计国产动画2020年爆发”**

提及国产动画产业的现状,易巧表示,国产动画剧集好莱坞还有很长的距离。在孵化《大鱼海棠》的这12年来,国产动画产业发展如今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难题——专业人才的缺失,而这是钱解决不了问题。他认为,人才断层的问题已经“历史久远”,但是未来可以通过不断转好的就业环境,有望实现人才回流。最基础的是,要保证一个动漫专业的应届毕业生生活的“有尊严”,在面对梦想与面包的时候不迷失,可以有信心坚定的在动漫行业一直做下去,待遇至少不会比游戏公司差。而这也同样需要投资方的支持与信任。

动画电影的制作并非“独角戏”,它需要一个专业的团队共同发力去实现,目前国内的动画行业中期制作就出现人才断层的问题,不得不需要借助外部力量。这次《大鱼海棠》找来韩国的制作团队,但合作方式基本上是以“外包”的形式进行的,主创团队一直在内容的表达做把控。易巧称,“国外的动画电影都是在拼创意、拼技术、拼制作、拼成本,而国内却是在拼体力!”目前动画电影的就业环境并不理想,虽然现在各家影视公司都在自己培养人才,但是未来是需要高校和企业联合起来,对动漫人才进行更职业化的培养。技术培养月细分,未来市场的作品完成度和质量才会越高。

易巧表示,近几年在资本推动之下,中国的影视产业发展迅速。国产动画刚处于探索“拓荒”的阶段,国内优质的资源还没能像真人电影那样联动起来发挥作用,国产动画还需要大家再耐心的给点时间,而他认为国产动画真正崛起可能要等到2020年左右。

从“大圣”到“大鱼”,“大鱼”对于动画电影产业承担的意义是非常大的。易巧表示,“如果没有《大鱼》接上去这一棒,大家对《大圣》辛辛苦苦打造下来的希望一下子全都扑灭了,这对整个市场,或者对整个行业来说,或许是个挺致命的打击。”“《大鱼》和《大圣》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电影观众的审美,这对于今后上映的动画电影来说是一个要面临的不小的挑战,一方面体现在电影的投入上,一方面体现在电影制作的精细程度上,这让未来三年动画电影的发展看起来并不乐观。”

他认为,现阶段中国动画“产业链”的说法还无从谈起,“先有产品,然后形成产业,最后才能形成产业链。”“一部优秀的动画电影需要四到五年的时间去打磨,虽然《大圣》和《大鱼》的票房成绩目前很可观,看似是动画电影火了,但是现象级的经典动画电影一年才出现一部。我认为,电影市场每年五部或十部《大圣》或《大鱼》,票房占全年票房15%左右,那时候才能形成产业链,那时才能说动漫电影崛起了。全产业链的布局可以先做起来,我认为大致需要5年的时间。

《大鱼海棠》导演梁旋、张春

《大鱼海棠》几经“难产” 国产动画需要充分的空间和信任

做电影不易,做动画电影更难。在热映中的《大鱼海棠》因筹资困难等原因多次搁浅,辗转12年才得以问世。

提及此,导演梁旋表示,在从短片扩展到电影的过程中,《大鱼海棠》遭遇了最严重的一次制作瓶颈:“09年《大鱼海棠》的投资规模算很多的,能拍好几部《喜羊羊》,怎么说服投资人 是个很难的事情。所以09年《大鱼海棠》的制作中断了,直到13年才重启,这对团队来说是个很大的折损,要重新开始磨练团队。但回头看看,08、09年出去的人到了各个团队里,都成了核心人员,那两年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学习和成长。”

梁旋称,一个新的团队拿着一个投资额可以拍三四部《喜羊羊》的项目,在前几年前的市场环境下是很难说服投资人去相信团队实力的。

作为《大鱼海棠》的投资方,易巧也表示,动画行业的发展环境与现状其实并不乐观,所有在动画上的投资几乎都是亏损的。动画电影制作周期场,导演在“饥寒交迫”下,能仅凭着情怀和热爱在这个行业继续做下去的人都是很“单纯”的,心无杂念的坚持着。这也是他们投资《大鱼海棠》的最大原因。

“13年我们幸运地看到了《大鱼海棠》众筹的视频,我们都觉得很震撼,但也有人质疑二维动画太小众。但我们从来没见过《宝莲灯》之后还有让我们这么感动的动画,我们很快找到了导演,经过一下午的交谈,我们就决定要投资这部电影和这家公司,让他们没有那么多后顾之忧。”

他透露,当年选择投资动画项目的评判标准:第一个是人,还在凭着情怀和热爱坚持做动画的人。像张春这样的人去游戏公司可以拿到很高的头衔和薪水,但他还在坚持做动画,对动画保有情怀。第二个是高标准、有特色,虽然环境恶劣但是依然在电影的品质上不“将就”。“现阶段国产动画并不是观众的刚需,那么有什么理由能让他们看国产动画,而不是好莱坞动画呢?那就要提高标准。拼成本,我们拼不过好莱坞,那我们就找最有特色的。”

易巧称,当时对于梁旋的公司进行投资,并没有盈利和业绩等要求,为了让作品能尽快面世,王长田还专门给律师打电话安排快速执行投资的相关事项,让他们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投入到作品的制作上。

然而,梁旋与张春也的确没有辜负易巧和王长田的信任,历经12年的“难产”最终凭借独特的画风突围。

国产动画电影需要专属营销 话题和口碑也需要正向引导

曾将漫画《滚蛋吧!肿瘤君》搬上银幕的微漫画孙玉芊在当日的论坛上,与到场的嘉宾分享了《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在微博上创造的相关话题、转发、讨论数据指数。通过数据分析,他表示,动画电影的口碑引导很重要。

易巧分析称,目前很多动画电影的营销都走入了误区。与真人电影不同,动画电影不具备明星、题材、类型这样的能迅速吸粉的营销点,是仅凭借动画电影的情节内容来“发酵”的,。所以真人电影的营销方式不能直接用于动画电影的营销中去。与真人电影不同,一张海报、一部预告片就将决定观众基数。动画电影上映前很受到关注,大部分需要通过后期的口碑效应来带动后续的票房增长,《大圣归来》上映时排片量并不高,“自来水”的力量将它推上了“卖座片”宝座。

孙玉芊表示,当年《大圣》刚上映不久,微博上评价也是分成两极的,说猴子画的不好看的,说什么的都有,但是随着口碑发酵后,也有人表示在这部电影里猴子就应该是长这样的。说电影好看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每一部作品都难以让所有人满意,但是营销层面上是可以通过正面的引导和解读,来辅助口碑的发酵的。

易巧表示,动画电影是需要通过品质打动人的,虽然现在动画电影依然面临的诸多的质疑声,此时拿迪士尼、皮克斯来对比,的确差很远。但是请大家给国产动画一点成长的时间,需要你们持续的关注鼓励和理解,不要一味的打击。

本文由捷报现场即时比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