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期待时空转移

作者:新闻资讯

“初初来到阿根廷,什么地方都不认识,有一日何宝荣买了一盏台灯,我觉得好靓,我好想知道灯罩上那个瀑布再哪里,好不容易才知道叫伊瓜苏”

 《春光乍泄》是香港著名导演王家卫的一部高度风格化的作品。影片主要讲述的是发生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对同性恋人之间的故事。影片以零碎的片段介绍了这对同性恋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王家卫用他极其考究的电影风格将一对同性恋人之间细腻,暧昧的情感描绘到了极致。影片中两位主角梁朝伟和张国荣的表演同样可圈可点,将同性恋人之间的脆弱,敏感以及内心的孤独感刻划的淋漓尽致。我认为这是同类型影片中最好的一部。不管是关锦鹏的《蓝宇》亦是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或者是李安的《断背山》都未曾给我带来过如此强烈的感触。
  王家卫是当代华人导演中最有天赋的一位,他独特另类的电影风格受到了全世界影评人的高度称赞和赏识,他的影片被公认为是华语影片中最具有艺术气息,最具有电影美感的。纵观王家卫的全部九部影片,有的人说他电影的主旨是关于爱情,其实这是片面的,爱情只是王家卫电影的表象,王家卫通过这些爱情的残缺和不完美表达了他对后工业社会个人精神世界空虚和孤独的深深忧虑。这些主旨大都相同的影片构筑了王家卫独特另类而又高度风格化的影像世界。
  关于王家卫的影片,如果问王家卫所有影片中最好的是哪部,我相信不少人会说是这部《春光乍泄》我一直认为《春光乍泄》是电影美学的极致,应该也是王家卫自己也难以逾越的一座高峰,虽说他2000年拍了同样一部得到世界影迷认可的《花样年华》不过单就从电影美学的角度说我觉得它并没有达到《春光乍泄》的高度。《春光乍泄》中的摄影,灯光,美工,音乐,演员表演都融合的恰到好处,天衣无缝。我时常惊叹于王导过人的电影美学造诣和天赋。
  看完影片,影片中的一些场景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影片中阿根廷的伊瓜苏大瀑布的壮美景观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两个恋人在厨房暧昧的探戈舞步相信也会让许多人记忆犹新。但是真正让我感受到那刻骨铭心的痛的是这样两个场景:何宝荣独自一人把玩那盏印有伊瓜苏大瀑布的台灯时,突然发现瀑布底下有两个人,这让何宝荣黯然神伤,一个人掩面而泣。于此对应的另外一个场景:黎耀辉独自一人来到伊瓜苏大瀑布下面感慨万分,想到以前说好一起来的何宝荣已经没在身边,不免伤心落泪。这两个场景一前一后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强烈的触动。这种感伤曾经让我久久难以释怀。
  再来说说影片中的台词,这也是我这部影片非常喜欢的一个方面。王家卫电影的台词都是高度精炼而富有哲理性的。看完这部影片,总有三段台词在脑海中反复出现: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我以为我和何宝荣不同,原来寂寞的时候每个人都一样。”
“虽然兜兜转转走了好多弯路,不过我终于来到了伊瓜苏,我觉得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觉得站在这个瀑布下面的应该有两个人。”
  王家卫的影片中重点并不是故事本身,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导演。他的影片都是以个人为线索,他喜欢将个人的感受在零碎的片段中展开。所以说王家卫的影片都善于营造一种氛围,让人看完影片之后一直沉溺于他电影的情绪中难以自拔,我看完这部《春光乍泄》是花了一周时间才从影片的情绪中走出来的。我相信如果一部影片能给观影者带来如此强烈的代入感和感染力,那么毫无疑问这部影片是非常出色的。   

─ “这灯你没有丢掉啊?以为你丢掉了,你终于有没有去大瀑布?”

─“没有啊,你呢?“

─”没有啊,等你一起,等我好了,我们一起去好不还?”

“我终于来到大瀑布,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认为站在瀑布下的应该是两个人”

伊瓜苏大瀑布是故事的开始也是故事的结束,是他们精神的寄托,也是希望是回香港前的终点。贯穿全片的伊瓜苏大瀑布是王家卫导演看到美术指导张叔平无聊中从跳骚市场选中的这盏台灯突现的灵感。这是王家卫导演一如既往的风格,电影定下一个名字就开始拍,拍的过程中往往没有剧本,想到什么拍什么,反反复复不同修改。所以《春光乍泄》原定在阿根廷拍摄三周,拍了半年都没拍完。拍出来的作品也总是和最初的想法大相径庭。看完《春光乍泄》再来看《春光再现•摄氏零度》就会发现王家卫导演风格十分明显。

阿根廷,香港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布诺伊斯艾利斯,地球的另一面,一座被时光抛离的城市。这是王家卫导演选择阿根廷的原因,他的电影往往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和逻辑,讲的是一种情绪。《春光乍泄》通过画面色调的变化就能看出黎耀辉感情的变化。电影的一开始在黎耀辉的“…因为要由头来过,我们离开香港,两个走啊走啊来到阿根廷”的讲述中变成了黑白色。这是回不去的过去,是黎耀辉把自己的日子过成了黑白色,单点乏味,孤独无依,日复一日重复着酒吧的工作,只等赚够钱回香港。他一直躲避着何宝荣,躲避着“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当何宝荣血肉模糊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所有的防线都溃败了,他终究抵不过“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他从医院接何宝荣回家。画面变成了彩色,黎耀辉的出租屋有点破旧,但色彩很靓丽,红黑相间的毛毯,大红色的被子,蓝色的墙纸,暖色调的人造光源,整个画面暧昧而慵懒。这段时间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可他们辛辛苦苦得来的快乐总免不了会有猜忌、赌气、争吵。渐渐的快乐远去了,画面也开始出现蓝色调,偏冷的色调可以看出他们有多难过和孤独。终于站在大瀑布下的是黎耀辉一个人。而何宝荣,除了爱情一无所有的何宝荣永远的失去了黎耀辉,他再也不能任性的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了。

何宝荣受伤的时候,他们下破旧的厨房里挑探戈的画面永远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里,那种美是至为深刻的,是和《阿飞正传》中旭仔跳舞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但不管是何宝荣还是旭仔,跳舞时都是十分的妩媚和性感。电影中的音乐也是极具拉丁色彩的音乐,他们在探戈迷离的音乐中暧昧、猜忌、争吵,最终分离。

王家卫导演一向喜欢用工作人员的名字来给电影里的主角取名字,看电影最后的最后会发现“摄影助理:黎耀辉 何宝荣”。他们终于是以这样的方式Happy Together。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鸽子鸽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捷报现场即时比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